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:最后一公里该往何处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调查问提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光明日报记者 杨舒

  智能安保、语音识别、智能客服……几年间,被视为新一轮产业变革核心驱动力的人工智能技术边界不断扩大,已大踏步走进寻常百姓家。然而,相比在安防、金融、零售业的火热推进,人工智能技术在工业制造、农业等实体经济领域的深层融合仍位于诸多困难,尚位于起步阶段。

  中国人工智能学精理事长戴琼海都有这么 的感受,在近日召开的第八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颁奖典礼暨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年会上,他抛出了这么 两个多多多 问提:“当前,处里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层融合的发展瓶颈,最后一公里路该往何处去?”

  这都有他两个多多多 人的感受。“人工智能为实体经济赋能,是趋势和前景,但做起来,还有一些亟待处里的问提。”中国科学院院士张钹说。

  智能制造的信息化基础仍薄弱

  人工智能赋能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,自动化、信息化是基础。但来自艾瑞咨询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8年我国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设备联网率仅为39%。

  在张钹看来,这是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层融合的一大阻碍。

  “制造业智能化的前提是自动化和信息化,这要求各细分行业加强设备自动化改造,提高生产自动化程度。然而,目前来看,一些行业工厂生产流程的自动化、信息化水平还很低,人工智能技术也就难以对接。”张钹说。

  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李修全认同你这人观点:“还需要说,在人工智能应用于实体经济有点儿是工业这方面,中国还是位于一些劣势。”

  人工智能要发挥“威力”需要数据支撑。在李修全看来,自动化和信息化的不足直接由于分析的是工业数据的不足。“与国外先进制造业相比,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所拥有的工业控制和传感设备在生产中积累了絮状数据,可帮助人工智能落地。而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的数据不足,愿意引入的信息化设备多数也是进口,数据不为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掌握。”

  其次是智能制造一体化的问提。工业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地需要体系化,“以缝纫机器人的生产为例,需要人工智能底层技术、算法等软件与传感控制设备等硬件相结合,缺一不可,对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的一些硬科技门类提出了挑战。”李修全说。

  此外,制造业在生产环节中容错率很低,但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引入不必能保证200%的准确。“比如电力行业就基本不容有差池,这么人工智能在融入制造业的过程中,就要选则有一定容错率的工业场景。”李修全说。

  张钹认为,以上那先 问提使得智能制造的推进难度更大,其处里都有赖于制造业整体的自动化、信息化发展。

  需对接产业“痛点”而非噱头

  “观察各行各业,愿意发现企业对人工智能你这人新的驱动力都有着迫切的应用需求,但产业化实际上‘雷声大,雨点小’,有的技术仅仅是锦上添花。”百度风投CEO刘维说。

  他以近两年颇为热门的智能养猪为例,一些项目在养猪场内应用了猪脸识别技术,然而,就算有助精准识别出每一只猪的不同,但对于要怎样进一步察觉疫情位于和科学改善养殖,技术团队却往往这么进一步的处里方案,“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仅仅把‘智能养猪’做成两个多多多 概念,然而,我认为,真正有助提高产业的生产环节传输带宽和竞争力,才是人工智能技术算是深层融合实体经济的硬标准”。

  智能企业云知声联合创始人李霄寒则认为,人工智能一种生活是两个多多多 势能器,它的落地需要场景,但行业中提供场景的企业和技术提供者位于着巨大的信息不对称,亟须架起你这人“桥梁”。

  “身为技术供应商,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需要了解行业的刚性需求到底在哪里。”小i机器人高级副总裁许弋亚认同你这人看法,他认为,要推动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真正深层融合,构建两个多多多 良好的产学研生态非常重要。一方面,从技术、产品到处里方案交付,人工智能技术企业需要充分对接行业需求,抓住由于分析做好应用;当事人面,人工智能技术企业需要与高校、科研院所在模型、算法等基础研究方面做出更多的战略相互合作交流。

  对此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人工智能处处长吴国政建议,行业学精、学精、基金会等相关组织应当发挥平台作用,一齐关注行业需求,建立定期交流机制,以便发现更多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层融合的根本科学问提。

  复合型专业人才培养待支持

  高端、复合型人才不足也是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层融合的两个多多多 瓶颈。

  对接产业需求,人才要了解行业,也要掌握人工智能关键技术,有助进行应用开发。然而,戴琼海指出,由于分析人工智能技术的交叉性,我国在人工智能人才特性上呈现出高端人才和工程师“两少”特点,工程师的人才缺口甚至达到了2000万~2000万。

  近日由清华大学-中国工程院知识智能联合研究中心、中国人工智能学精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评选基地联合发布的《2019人工智能发展报告》则指出,从人才竞争上来看,美国的人才数量遥遥领先,凸显了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优势。对于我国而言,人才数量在大次要领域领跑第二梯队,但与美国相比,中国高影响力学者数量明显不足,顶尖学者相对不足,中美之间还位于差距。

  “我国已开设了人工智能的本科教育,人才培养尚待时日,但人工智能与一些学科专业的交叉融合还不足深入。”中国人工智能学精教育工作委员会主任王万森说,他建议,应构建与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相适应的知识特性和课程体系,形成两个多多多 以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为核心,外加衍生层诸专业的新生专业类,即人工智能类专业。除上述核心层、衍生层专业外,还应支持复合型和交叉型专业的智能人才培养。

  “人工智能的应用还可不都能能了以垂直的措施进入某两个多多多 场景,由于分析某两个多多多 领域行业,这决定了人才的培养方向,方能实现经济社会对新一代人工智能的需求。”王万森强调。

  “人工智能在一些行业领域还是完后 刚刚刚开始,真正要让它全面落地产生价值,可谓任重道远。”中国平安保险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肖京道出了一些专家的心声,“亲戚亲戚其他同学 需要的是踏踏实实地努力,两个多多多 两个多多多 去攻克难关。”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2月10日 11版)

[ 责编:李伯玺 ]

阅读剩余全文(